Anne-Sophie Mutter Concert…

     又回到了一个人听音乐会的状态,这一次终于等到了打从中学时代就仰慕已久的德国小提琴家Anne-Sophie Mutter和Trondheim Soloists(一个这位小提琴女神最近经常合作的室内乐团)的亚洲巡演,头一次,我不等看完演奏的曲目就在网上订了票子。

     演出的曲目其实非常符合大众的欣赏口味(头一曲暖场的巴托克:嬉游曲,作品113 除外,在纳粹压迫的年代写成的这首弦乐作品充满了冲突和反抗精神。)上半场Mutter奉献了相当精彩且充满力度的巴赫: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作品1042,以致于我不禁担心如此中性的演绎会在下半场的“四季”里起到一些极端的效果。果然,如果你闭上眼睛,一定不会怀疑这是一位男性小提琴家在演绎维瓦尔第的“四季”首部“春”,Anne-Sophie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女性的柔美,将“春”演绎得刚直无比,因为习惯了飞利浦唱片录制的伦敦皇家室内乐团的版本,总觉得这个春天过得相当的快而没有什么慵懒的感觉,说实话,不太习惯。和预见的一致,“春”的刚直演绎放在“夏”和“冬”上就有了神奇的催化效果,特隆赫姆独奏家乐团的艺术家们很好地贯彻了小提琴女神的意图,充满爆发力的音符冲击到了每一个听众,至少我从未听过这样具有力度的夏雨和冬雪。事后Encore的首曲就是重新演奏了“冬”的第一乐章,证明Mutter自己也对这个章节情有独钟。另一方面,Mutter也适时地向大家展示了自己同样驾驭柔美作品的不凡技巧,又Encore了一曲献给四川灾区人民凄婉的“巴赫 G弦上的咏叹调”感动了所有的人,只不过,也许是前一个多小时的力量展示过于印象深刻,我仍能从这首抚慰心灵的曲子里听到坚毅的力量。

     来大剧院这么多次,这是最秩序井然的一回,没有恼人的手机、闪光灯和尴尬的乐章间鼓掌声,很显然,音乐会开始前特意的提醒起到了相当好的作用,毕竟,谁也不希望向上次那样,被小提琴女神停下演奏公开“请出”音乐厅。

     今晚的Anne-Sophie依然是一身招牌式露肩黑色带红色碎花的晚礼服,必须得承认,那时候尚在青春期的我,是被这一身装束所吸引,而非音符本身,尽管事后证明,两者同样迷人。

About thomaszhu

"In the designs of Providence. There are no mere coinciden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音乐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Anne-Sophie Mutter Concert… 的回复

  1. 说道:

    看到这篇文章后,我不禁翻出了我的那盘Anne Sophie Mutter.那时我很早以前听的一盘了,记得也是初中的时候,都忘记了,怎么会买这张专辑。只是而后,更坚定了,对小提琴的热衷。
    突然觉得,相像的两个人就是会不经意的相遇。
    从前,在那里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都听过Anne Sophie的专辑吧!

  2. Steven说道:

    惊叹于你的鉴赏力,真是看不出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