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LSO后记…

     的LSO音乐会还是有些趣事发生的。可能是头一曲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暖场效果过于明显,令到在座的不少听众以为接下来的曲目都是5分多钟的,于是乎当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演奏完,还是听到了不该有的掌声。应该说东方艺术中心算是我见过的音乐厅里服务得相当到位的了,从每个座位上的关于聆听音乐会礼仪的小贴士,到音乐厅出口上方不断滚动的字幕,都在提醒听众切勿用掌声分割一部完整的作品。记得大学时代去商城剧院听了一场威尼斯的一个室内乐团演奏的维瓦尔第的《四季》,前6个乐章几乎次次有“热烈的”掌声出现,可能吓到了台上的艺术家,于是从“秋”到“冬”,他们一口气把后六个乐章一下子演奏完了。本来那天的那个《四季》就比我原先常听的那个版本要快很多,这样一来,不啻于是一场长跑,一曲听下来竟然满头大汗,同时也顿时对艺术家们不惜体力而避免分割作品的尴尬而钦佩不已。谁曾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听众们在这方面的热情依然很高,于是昨晚的LSO的艺术家们采取了同样的处理方式,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后两个乐章就是这样一气呵成的。在幕间休息的时候,Lily问我,“难道下半场五个乐章的幻想交响曲也是中间都不停了?”我答道:“从Daniel Harding上半场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
 
     当然,后来我预言的下半场马拉松毕竟没有出现。估计是因为在幕间休息的时候,走廊里的服务小姐们反复提醒着“下半场仅有一首曲子,请大家抓紧时间进场。”下半场的诸位听众,终于以集体的咳嗽声,令恼人的且不合时宜的掌声,暂时离我们远去了,虽然,颇有默契的咳嗽声,同样听来有些奇怪。

About thomaszhu

"In the designs of Providence. There are no mere coinciden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音乐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听LSO后记… 的回复

  1. 游人说道:

    咳嗽是可以谅解的,每个现场版的录音里都有,
    不过这么整齐的,比较少见撒。
    amazon我怎么都连不上。

  2. yang说道:

      我有很久没有来逛过了,这里还是很漂亮呀.音乐会,其实很想去听vitas和小野丽莎的  可惜呀,我总是口袋里没闲钱
     

  3. 大居士说道:

    我最近在上海音乐厅听了傅聪和陈宏宽。基本不懂,陪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