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

      这的确是一种传统,从港汇办公室下来的时候,徐家汇从来就没有这样安静过,街上偶尔遇上的行人也行色匆匆,目标都是和心中的挚爱享用一顿特殊的晚餐。
 
      打我记事起,我就喜欢和我家的老佣人汤妈阿婆准备年夜饭,三嬷嬷、汤妈阿婆和母亲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我则在一旁胡闹,甚至帮倒忙,自己还乐此不疲,以为随后的这一桌大餐有自己八十个巴仙的功劳。
 
      斗转星移,大家庭因为岁月的缘故各奔东西,现在偌大的客堂间已经从来没有奶奶、汤妈等人在世的时候这样的排场,需要摆出那个我总以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圆桌来了,从来都没有这样的饭局了。现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三嬷嬷和三姑丈总在楼下客堂间的四方桌上吃着年夜饭,就像过去每个三百六十五个夜晚一样。而我的父亲母亲,则等着晚归的我,好和我在小小的一张圆桌上同进晚餐。
 
      数十年来,不管吃年夜饭的人、菜色如何变化。总有四样小菜是雷打不动的,而且家里的女人们都煞费苦心地准备着。熏鱼、烤麸(实在惭愧,竟不知道到底要用哪两个汉字才是正确的),辣火酱,水笋烧肉,每年在过年前约摸一周的功夫,家里的主妇们就要开始准备做这四样菜了,配方、材料,无不精心准备,然后要花上至少三天来烧。这似乎是一种留在这个来自宁波的家族血液里的传统,从来没听过母亲问过为什么要烧这四样菜,但是若家里的年夜饭里少了那四样菜肴,就根本算不上我们家的年夜饭了,或者说,这是一种家的味道。
 
      不晓得是否有必要把这四种菜肴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向我的三嬷嬷和母亲讨教一二,免得在我这不肖子手中失传,但是更要紧的是,我希望,日后当我和自己的家人在一块儿的时候,有这样的菜肴能让我们想起家的味道,一种不可替代的情怀。
 
      每年的年就是这样过的,平淡,却安详,有这样的爱荡漾在空气中,让这个城市可爱起来。
 
      祝认识我的每一位新年快乐!岁岁平安!
Advertisements

About thomaszhu

"In the designs of Providence. There are no mere coincidences."
此条目发表在心情涂鸦篇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则回应给 年夜饭……

  1. 大居士说道:

    新年快乐!你一定要快乐!否则就是不给我面子!

  2. Vicki说道:

    拜个晚年!你是珠宝商?牛啊~我有收集珠宝的习惯,以后要多指教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