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手机面面观……

      这是一篇从今早收到的华尔街日报中摘抄来的文章,颇能说明一些当下奢侈和时尚的联系…… 
2005年10月22日09:09
高档手机面面观

      好,我承认。我是想取笑那些售价抵得上一个小国经济产出的手机。但是,唉,说起来话就长了。

      像交通工具一样,手机也一直是身份的象征,从它问世伊始就是这样,那时手机笨重得像卡车,高高耸起的天线简直都要碰到大街上的高压线了。然而,能随时随地被人联系到毕竟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近年来,手机制造商们意识到,既然那些苦心孤诣要追求时尚的人会在手表、汽车和项链上花费数百、甚至是数千美元,那么他们也有可能在手机上花费同样数量的金钱──只要把手机宣传得让他们觉得值这么多钱就行。(在这点上厂家可不能持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态度,只有不吝使用“经典”、“出众”和“威猛”等字眼来形容自己的手机才能打动消费者。)知道自己对高端手机市场了解得不够,我特意找了朋友米克来帮我搞清楚高端手机如此诱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首先,既然是高端手机,就不能仅仅当手机来卖。它们是被当作珠宝来卖的,出售的地点主要是珠宝店。在门可罗雀的店铺里,百无聊赖的店员(四人)紧盯著空无一客的店堂──至少我参观过的那些店铺情形是这样。有一家珠宝店最近就展出了时尚用品生产商Kathrine Baumann推出的系列手机,产品被冠名为“贝弗利山无线典藏珍品”,我必须承认,这种说法鄙人是从未听说过的。

      就技术而言这些手机毫无特色,事实上,它们甚至没有蓝牙和拍照功能。但技术并非这些手机的卖点。推销员古纳万先生告诉笔者,这些手机都装饰著施华洛世奇水晶,手工精致,分属Leopard、Stained Glass、Snakeskin、Glamour Girl Pink、Chocolate Sateen和Granite等知名时尚品牌。

      不过,这些手机初看上去还是有点俗气。想想看,一部中国产的低档翻盖式手机被放到鱼子酱里蘸了一下后拿出来晾干会是什么样子,你对Granite式手机(标价1,000美元)是何种尊容就有个印象了。米克察看了一部这款手机,发现上面镶嵌的一些水晶不见了。古纳万先生却并不惊慌,他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些小塑料袋,里面装有水晶。厂家给出的建议很简单:顾客自己用牙签蘸些家用粘合剂把水晶粘到手机上就行了。我突然意识到,所谓“手工装饰”就是让人“拿胶水粘”。

      然而,即使把那些缺失的水晶补上,这些手机看上去也不像是今年的最新款式,如果这些手机过时了买家该怎么处理?古纳万先生的一位同事脱口说道:“扔了不就完了!”

      我又看了一款名为“金领Mobiado”的手机,厂家将其宣传为“独一无二的木质移动电话”(手机外壳为木质,并非整部手机都是木头造的。)这款手机的功能要全些──包括一个130万相素的摄像头、接驳外部存储卡的插槽、蓝牙装置以及名为GPRS的无线数据传输装置,但它是否因此而值1,900美元就不好说了。如果你准备花大价钱买部手机,那么也可以考虑一下三星电子的SPH-E3200,据该公司称,有一款手机不仅外表镀金而且还镶有240多颗钻石。今年早些时候,这部手机在韩国一个拍卖网站上卖出了14,000美元以上的高价。花如此高的价钱买一部手机你自然希望它奕奕生辉了。

      但奢华并不是体现手机高档性的唯一方式。这方面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的旗下子公司Vertu可谓独树一帜。从匈牙利到香港,很多地方都有Vertu的专卖店,其产品有不足5,000美元的Ascent型手机,也有售价高达32,000美元的纯白金系列(Platinum Signature)。Vertu也把它的手机当作珠宝来卖,但它的专卖店专门营造出一种凝重的氛围。这种方式可谓独具匠心,我刚进店门时还对Vertu的手机是否物有所值深表怀疑,但我明显感到自己的抵触情绪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我掂量著一款Vertu手机,它沉甸甸的,既透出神秘气息,又令人肃然起敬。厂家在电视、杂志和宣传册上为Vertu手机所做的广告就是要让人相信──它们可以被当作“传家宝”。

      Vertus手机在技术上并无新奇之处。虽然其所有款式都具备短信、蓝牙等基本功能,手机的外观也时尚、美观, 但这些手机确实算不上技术尖端。然而Vertus手机自有其诱人之处。例如,每部手机上都设有一个专门的按键,按下此键你可直接接通设在英国的一个呼叫中心,它扮演著你私人管家的角色,可以代你订票。这真是太方便了。

      一些款式的Vertus手机拥有皮质外壳,而且只用北欧产的牛皮制成(因为南欧产的牛皮外观上稍逊)。皮质外壳有好几种颜色(包括今年5月推出的粉红色),可以经受住从汽油到唇膏各种材料的腐蚀。

      多数Vertu手机的表面材料是陶瓷而非塑料,因此即便你煲上好几个小时电话粥手机也不会发烫。仅仅为了优化手机的键盘设计该公司8位设计师就整整忙了4年。据该公司的广告词说,现在操作Vertu手机的键盘就像完成一次完美的高尔夫球挥杆动作般惬意。这是优良制作工艺的体现,但也是科技产品,我不禁遐想,如果古代的匠人们就掌握手机制造技术,那么当时的手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

      无庸置疑的是,一部Vertu手机在握你的感觉绝不仅仅是手里拿著一个手机。(当然更不是拿著一张长长的信用卡帐单了。)如果你能将一块手表当作传家宝留给你的子女,为什么就不能是一部电话呢?先别急,如果电话使用的技术过时了怎么办?Vertu的销售员梅丽娜可以打消这一疑虑,她说,手机的引擎(用这个词来称呼电子装置可是需要些想像力的)可以升级。诚然,手机的外观可以设计成永不过时形,手机的内芯也可以随时更换,但如果手机看上去已经像是去年的过时款式了,你还是会禁不住怀疑,所谓“传家宝”之说不过是推销产品时说的漂亮话罢了。

      米克和我离开商店时头摇得像波浪鼓,我们不相信有谁会花抵得上80部时尚手机的价钱去买一部功能并不很先进的豪华手机。我和米克互道告别后就分手了,但我私下里仍然怀疑,她会再溜回去看那些手机的,因为我自己就这样做了。我对那款可以不受唇膏腐蚀的牛皮外壳手机情有独锺。

About thomaszhu

"In the designs of Providence. There are no mere coincidence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拾人牙慧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