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灰……

    最近抄袭的毛病又犯了,在这里转载一篇“上海一周”上专栏“八号店铺”专栏作家沈大成的文章,上班时间忙里偷闲看的,觉得很好,所以贴上来分享咯。
 
《卖灰》
 
    我曾开过一间店,在这座城市的某条小马路上,如同树的脉络般张开的最细枝末节处一样隐蔽。在太阳永远无法照射到的货架上,货物们被放置于粘着年份标签的玻璃瓶中,精心陈列。对于那些只是路过、并无诚意和我作交易的顾客,我懒于应酬。至于我的客人,他们的目标又相当明确,其实也无须我多费口舌。
 
    他们总是很扼要地提出要求,比方说:我想要些1923年份的巴黎灰,缺货的话,次年的也可以;或者:请给我三盎司2004年4月1日晚6时41分的中环灰。我于是就从高高低低的架子上找到客人要的灰尘瓶子,称一点出来,再用牛皮纸包好交给他们。当然客人的要求越是细致,价格就越昂贵。
 
    我卖灰,时间的灰。你若是从未听说或光顾过我的店,可能想像不到人们多麽迷恋灰。如果你是我的潜在顾客的话,我倒可以稍稍教你一些使用技巧,试过后,也许你也会就此上瘾。
 
    这些灰,混在香水或精油里使用,最为方便,虽然在我看来有些暴殄天物,但确实很容易让人在头3秒钟就沉浸在岁月的芬芳里。用鼻直接吸食,只适合那些品鉴灰尘的老手。如能佐以上好的红酒,则可以充分体验到所购买灰尘的年代中,那些极其微妙、润泽而略带青涩的部分。
 
    我听过的、最特别的享用灰尘的方法,来自于一个青年人。他的情人早死,他倾囊而尽,收集在她有限生命中遗落下的所有灰尘,其中一些就是在我店中购得的,另一些,则从世界各地的灰尘零售商手中辗转求得。他将灰尘放在一只枕头中,夜夜枕靠着入眠,他的情人于是生活在他的梦里,鲜活记忆不曾褪色半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午后,青年的母亲坐了长途车来看他,他不在,母亲拿他的被褥去晒,顺手拍打着那只枕头。灰从枕芯逸出,在空气中静静弥散。青年回家后,靠住阳台默默落泪。然而闭上眼睛,他仿佛觉得和最爱的人一起在沐浴阳光,他轻轻呼吸,空气里也是爱人的味道。
 
    你当然可以不信这个故事,就好像不相信我曾拥有过这样一间店,它开在这座城市如树的脉络般张开的最细枝末节的某条马路上,货架上永远没有阳光的班驳光影,客人们来买灰,时间的灰。
Advertisements

About thomaszhu

"In the designs of Providence. There are no mere coincidences."
此条目发表在拾人牙慧篇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卖灰……

  1. Unknown说道:

    写的好好时间,像灰尘.以及曾经拥有过的一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